当前位置:首页?>?公子best365可以用么_best365收不到邮箱_best365怎么进 > 姬恪的内心

姬恪的内心



????一

????齐王府邸。

????寂静而冷僻的偏殿中,安静的恍若没有声响,良久才听见有人的声音响起。

????“公子,方才那两个分别是王将军和苏丞相的女儿。”

????其徐跟在姬恪身后低声道。

????姬恪轻轻“嗯”了一声,表示知道。

????“假山边坐着的红衣是于尚书之女,绿衣是厉太傅之女……”

????姬恪顺着其徐的话闭上眼眸静静回忆,依然是温和的神情。

????他的记xing很好,只要是看过的东西几乎不会遗忘。

????待记完后,姬恪才喘了两口气,微微垂下头,掩盖住眸子里锐利的光芒。即便韬光养晦了许久,有些刻进骨子里的东西也不能遗忘。

????胸腹里涌起难以言喻的苦楚,姬恪扶着墙咳嗽了数声。

????“公子,需不需要先去休息一下?”

????姬恪挥手推开其徐欲扶的手,淡淡道:“余毒早就清干净了,我没事。”

????“可是公子的身体仍被重创……”

????“我没事。”

????其徐见姬恪坚持,也不勉强,只是静等着姬恪。

????不过一会,姬恪又重新恢复了精神,唇边笑意柔和。

????“其徐,我让你查的事情,有眉目了么?”

????其徐应道:“已经有消息了,不过,还需要进一步接洽。”

????“那么,另一件呢?”

????“那件事已经办妥,公子无须担心……只是,不知是否需要提前?”

????姬恪微笑摇头:“欲速则不达。”

????所关心之事已了,姬恪正要离开,其徐却又忍不住道:“公子,我见陛下对您至关至切,而且……”

????姬恪的笑容微停了一瞬,旋即道:“其徐,你太单纯了。”

????“帝王家的事,没有你想的那样简单。”

????言罢,姬恪再度转身。

????没等走到园中,便听见一阵混乱的sao动声。

????姬恪走到时,正见一身月白长裙的女子拽着一名青年的衣领,声音威胁道:“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周围整整围了一圈人。

????而这青年竟然面对一名女子唯唯诺诺,顾左右而言他。

????再走近些,才发现一边的地上另一青年正躺倒在地痛苦哀嚎。

????姬恪一眼便认出,那女子正是苏丞相的独女苏婉之。

????他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早知道这个是个奇特的根本不像女子的女子,可是,无论如何,女子如此作为,是不是有些出格了?

????这样的女子,他并不喜欢。

????不过,他同样知道的是。

????这个女子喜欢他。

????第一次,第一面,苏婉之尤穿着男装看他时的目光,几许忐忑,几许焦灼,还有几许的不知所措,都清清楚楚的汇成了思慕之情。

????这样的目光他实在见的得太多了,也太过熟悉了。

????只是……

????二

????宴会散席,人潮散去,夜色笼罩着屋宇,只有星星点点清冷的灯光。

????齐王府,齐王内宅书房。

????姬恪翻着书架上陈旧的书本。

????其徐轻声道:“公子,既然苏相之女钦慕于您,为何不顺水推舟?若是娶到苏相之女,得苏相支持,只怕对公子继承大统助力不小。”

????姬恪将随手抽出的书塞回书架,微微一笑:“苏相不会把女儿嫁给我的。”

????其徐刚硬的脸上露出奇怪的神色:“这是为何?公子难道还……”

????抿了抿苍白的唇,姬恪忽得问道:“来府上的宾客是否都走了?”

????“回公子,是。”

????“共来了多少人?”

????“世家公子三十三人,小姐四十一位。”这些姬恪其实都知道,但其徐仍是如实回答。

????“那你可知这里,支持我的又有多少人?”

????“这个……”其徐语塞,迅速在脑中过着每个公子小姐的家世。

????姬恪勾起唇角:“不用数了,很少。朝中但凡稍有见识都能看出我即位的可能xing极小。”

????没有直言,但是,姬恪没有说出口的是,因为他尴尬的身份,苏相无论如何也不会将女儿嫁给他。

????只是,看见姬恪用如此平淡的语气说着这样的话,其徐一时觉得胸中淤塞难捱甚至不知说什么宽慰公子才好,转念又一想,公子又何须他来宽慰,这些年他看着公子在危机四伏下一点点转变越发坚强也越发思虑深重,却是无能为力,然而,若不是这样的公子又怎么能撑到如今。

????叩门声轻微传来,姬恪道:“进来”。

????吱呀一声,青衣侍女托盘而入,小心将盘中药碗置于桌上,低垂着头道:“王爷,这是今日的药,尚热着。”

????姬恪微笑道:“多谢。”

????侍女的颊边泛红,低低道了声“嗯”便出了门。

????姬恪见状,垂下睫,手指扣沿,端起书桌上已经温热的药碗。

????浓稠的黑色汁药散发着辛辣的苦涩,随着药碗轻轻漾动,犹如深色漩涡,吞噬人心。

????只淡淡看了一眼,姬恪便似未觉般,仰头,饮下。汁药顺着喉结的几下滚动涌入胃中,满口的苦涩弥漫,连着口腔一直灼烧到胃中,姬恪却连眉也未动一下。

????已经喝了八年的药,也不再觉得苦。

????也许他还要再喝一生,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他再也不会让自己失去什么了。

????母亲告诉他,他流着的是这世上最尊贵的血统,他亦这么认为。

????是我的,迟早还要是我的。

????该还的也迟早是要来的。

????三

????数月后。

????去往齐王府的马车上,一众暗卫跪在地上。

????“公子,总算找到您了……”

????“我没事,也没有怪你们的意思。”看着苏婉之远去的背影,姬恪压了压疲倦的眼皮,语气有着淡淡的怅然:“我不在的时候都发生了什么?”

????“围猎之时,又出现了两拨刺客,陛下被刺客重伤,姬跃及时赶到救下陛下,又闻讯公子坠崖,陛下大怒,斩杀了牵扯关联宫人一百三十一名,全城戒严。”

????眼睛也未睁,姬恪问:“还有么?”

????“两日前,姬止强抢歌女入府,那歌女不堪受辱自尽而亡,其父向御史大夫李大人当街告状。”

????姬恪的唇染上几分笑意:“那明都中如今风头最劲的是我的二哥燕王姬跃?”

????“正是。”

????“传讯给江成让他此时不要在意我的存在,姬止可不能这么早就退场。哦,还有……那株千年灵芝还在么?替我敬献给父皇。”

????其徐微讶:“那是夫人留给公子的,公子……”

????姬恪想也没想,轻摆手:“于我无用,便是鸡肋。我父皇他暂时还不能死。对了,大臣处近日有什么风吹草动?”

????清醒一刻,其徐便又把几日收集的消息对姬恪娓娓道来。

????姬恪闻言,似在沉思,并没回话。

????其徐见状,犹豫了良久又道:“公子,那日您被苏小姐带落悬崖后……”

????姬恪顿了一顿,忽得一笑。

????笑容很淡很浅,突如其来,仿佛是一瞬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

????姬恪的笑容惯来是温柔明媚,柔和若春风一般,倒少有这般笑得莫名其妙,甚至叫人摸不着头脑。

????就连其徐也略是一惊,难道这位苏小姐对公子做了什么,还是……

????然而,只是一刻,姬恪笑容下落,唇角的弧度恢复到平常,视线低垂看着修长指尖,语态平平道:“之后并未发生什么,只是在民居里住了几日一路走了回来。”

????似乎方才那一笑都是幻觉般。

????“公子你……”

????“说了没什么,你便不要再提了。”

????四

????数日后。

????齐王府。

????“这便是宫中传来的新消息?”

????“是。”

????姬恪手指一揉,那份通过重重禁地运出的特制帛片便已经变成了粉碎。

????看着飘摇落地的布料,姬恪的眸光深沉,似在思索。

????身后的其徐弯腰拾起布料,投进一旁染着的瑞兽鎏金香炉中,袅袅轻烟随着噼啪的灼烧声点点晕起。

????再是千年灵芝也救不了晟帝在鼎炉丹药中每况愈下的身体。

????又嘱托了其徐注意其中几人的动向和筹备的另外一些事,姬恪方靠在椅背上歇息。

????其徐忽然递上来一张东西:“这是王将军的拜帖。”

????略扫了一眼,别开视线:“我知道了,放下吧。”

????闭眸,眼中是一片暗色。

????像是尚未点灯的宫门外,隐隐绰绰的微光,只有轮廓而无影像。

????思及那日晟帝寿诞出门时,姬恪莫名觉得有些滞了滞。

????他答应苏慎言的必然会做到。

????娶妻于他……亦是一枚棋子,用便要用到刀刃上。

????最好的人选……未睁开眼,姬恪的手指触上拜帖,指尖一弯够了过来。

????王将军的女儿,若未料错……也是慕恋他的。

????与苏相不同,王家武将世代沿袭靠的并不是帝王的宠幸,而是实实在在铁血铮铮的战功。

????他们忠的不是帝王,而是这片土地。

????他们是锋锐的无鞘之剑,是利器,亦会自伤,端看用剑之人。

????若是能得到他们的承认,那么他们会不遗余力的去辅助。

????这才是他真正该去谋取的助力。

????想着姬恪又将七人各在脑中过了一遍。

????丞相苏岩和季川候李聊与均是纯臣,他们不会支持任何一方,兵部尚书刘宇斌生xing懦弱,只怕会先与三方虚与委蛇等大局已定再做墙头草,御史大夫齐虞最是迂腐,对嫡长继承的法则倍加推崇,十之八九是支持姬止的,吏部尚书任漆是姬跃的姨夫,立场毋庸置疑,他能赢得的支持不过两份,护国上将军王如松和太尉关简。

????可这两份却偏偏掌管了天下大半的兵权。

????姬恪勾了勾唇,又陷入了另一份沉思。

看网友对姬恪的内心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