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第一百五十九回 摊丁入亩

第一百五十九回 摊丁入亩

????大唐一品无弹窗 ”成公公。陛下心情如何。”富室外,本女本等国点幸出川心翼翼的问道。他们是连夜被卢照辞召来的。虽然宣德殿内也是有人值班的。若是万一皇上有旨意或者有疑问的,这宣德殿内的值班大臣就会前来禀报,但是如同像今日这样,奉文本、崔仁师、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魏征,被人称为宣德殿六执政的重臣一起前来的现象却是极少的。

????“陛下今日去了长安西市,见了商人窦义成公公不敢得罪奉文本等人。

????他乃是卢照辞身边的人,虽然是个太监,但是也是地位尊贵,一些大臣都会巴结自己。但是在眼前的这六个人眼中,他还是不敢放肆的。赶紧小心翼翼的说道。

????“窦义?”长孙无忌面色一动,惊讶的冉道:“可是号称西市富的那个簧义?。

????“怎么,长孙大人认识这样的奸猾之徒?”崔仁师故作惊讶的问道。

????“陛下也认识此人呢?”长孙无忌冷笑道:“更何况,市井之中也是有英雄豪杰,这个窦义就是一个不简单之人。”

????“长孙大人所言甚是,陛下也是这么说的成公公领着众人朝宣室内行去,一听见长孙无忌的言语,也随声附和道。

????“哦。本官知道了。”本文本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丝异样来。

????“着大人知道了什么了?。崔仁师赶紧问道。

????“呵呵,见到陛下自然知道了。”举文本并没有说出什么来,而是淡淡的说道,让崔仁师碰了一个软钉子,让崔仁师心中有气不敢,只能冷冷的“哼了一声。

????半响之后,众人才进了宣室内,见过礼之后,却见卢照辞端坐在几案之后,面上隐隐有一丝疲惫之色来。

????“陛下心忧国事是好的,但是龙体要紧啊!”本文本小心翼翼的说道。

????“联还年轻,现在还有精力,但是若是老了,恐怕想这样操心都没有条件了。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啊!诸位,坐吧”。卢照辞虽然脸上一脸的疲惫之色,但是心情也很愉悦,指着面前的几个锦凳,笑呵呵的说道。

????“谢陛下举文本等人不知道卢照辞为什么如此高兴,但是既然皇上高兴,也就是代幕着自己等人不会倒霉,当然了,这也得看看自己的造化,诸如魏征这样的人。有他在,有的时候,一场本来很是欢快的气氛,到了最后也会弄的不欢而散。但是偏偏又不能缺少魏征这样的人存在。

????“当初长安城中,有人传言要分封有功之臣,呵呵,他们只是传对了一半。联当初确实想分封。”卢照辞脸上露出一丝尴尬之色,摆手道:“不过不是想分封有功之臣。而是分封世家,将西域分给他们。”

????“陛下聪明睿智,既然想分封世家,恐怕也是有所求的吧”。奉文本脸上谦和的笑容却是没有变化,而是淡淡的说道。“不错,联当初想要的是土地。联赐给他们以国公之位,西域七城。但是他们得必须让出土地来卢照辞微微一笑,道:“联是太天真了。”

????众人闻言心中一动,脸上虽然不敢表示出来,但是心中也确实是如此想的。天下世家的土地何止千万,恐怕整个天下的六成的土地都是掌握在世家的手中。就是奉文本这些大臣们手中也是掌握着不少的土地。一旦有了多余的钱财,多是为了购买天地。渭河边肥沃的土地,多是大官僚的。西域虽然很是富有,皇上给予的条件也不是不厚,但是若是交出手中的土地,这样的条件还是有待商椎的。能不能同意还是一个未知数。卢照辞此举确实说天真也不过分。只是众人不敢说而已。

????“陛下仁慈,想必是怜那些贫民百姓手中无甩吧!”房玄龄闻言说道。

????“玄龄所言甚是卢照辞点了点头,道:“百姓手中无田,就无法生存啊,可是这田地多是为世家所占。就算是联手中都没有多少的田地可分配,万一灾荒之年,朝廷又无力赈灾,加上有 人一挑拨,这样一来,农民起义之势就会在起。重蹈隋末之事,七十二路烟尘,三十六路反王,搅的大好河山一片煞气。天下的百姓就会再次陷入战乱之中,这是联不想看到的。”

????“陛下此举虽然仁慈,恐怕是行不通的。”卢照辞面色变了变,但是却没有说话。奉文本等热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刚才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谏议大夫魏征。此人性格耿直,说话直来直去,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说话技巧来。有的时候,就是让人下不了台来。

????“联知道行不通,所以才没有颁诏卢照辞没好气的说道。这个老匹夫,难怪历史上,在他死后,李世民硬是借着侯君集之事,将他的墓碑给打碎了,恐怕就是为了报平日让皇帝下不了台的恨意吧!

????“那陛下的意思是?。长孙无忌小心翼翼的问道。

????“既然这条路行不通,那就换条路。”卢照辞言语中露出一丝兴奋来,笑道:“联今天去了西市,那里有个大商人叫做实义的家伙,这家伙很有能耐,数十年的时间所置下的家产,恩,恐怕有

????众人闻言却是不说话,虽然这些人都是儒家出身,但是也不像萧禹、封德彝、陈叔达等人一样,读书读傻了,张口礼制,闭口礼制的家伙。对商人虽然也很是轻视,但是却也没有说不能有商人,更何况这个,时候,卢照辞突然提出这个窦义来。显然,另有下文,这个时候,更是不能贬低商人,既然如此,那就不说话。静静的听着卢照辞的下文。

????“此人当初是凭借着一双织鞋起家的,到如今,都有寞家店了。欲。辅机,你号称这长安城中无论哪个犄角旮旯都知道的人物,想必这个窦义你也知道了。”卢照辞指着长孙无忌说道。

????“臣知道此人,乃是一个大商人。家产万贯,相当的富有,不过为人十分的低调。所经营的种类很多。同样也是一个大粮商。”长孙无忌点了点头说道。

????“此人是个,经营天才。”卢照辞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道:“就在联就要走的时候,来了西市署的官员。啧啧,前来收税,不多,千金。一个月千金。嘿嘿,文本,联记的当初给了你五千进。你将他送给了裴寂,裴寂让做了齐王府的主簿了吧!”“正是。”奉文本点了点头道。

????“千金啊!诸位,一个月的税收千金。联听他们说是十税一,联当时还以为是到了前隋场帝的时候。十税一,那窦义就是再怎么有本事。一个月千金的税收,就足够他们吃上一壶的了。”卢照辞脸上虽然带着笑容,但是众人都能听的出来,其中的冷意。

????“陛下,商人逐利,不知廉耻,不事生产,就应该收以重税。”说话的又是魏征。

????“魏征,你这身衣服乃是蜀锦所织的,联问你,若是没有商人,你这蜀锦能从蜀地千里迢迢运到长安来。然后制成官袍吗?没有商人,长安城百万人口吃什么?商人逐利本就是天性,莫说是商人,就是当官的又能怎么样,在为百姓谋福利的同时,不也是有官员为了钱财的吗?读廉耻的人也是很多的。为什么就是商人呢?”卢照辞面色一变,冷喝道。

????“陛下,臣有话说。”本文本也站起身来,面色冷峻,拱手道:“陛下的心思臣明白,就是想将那些世家大族的注意力都转移到经商上来,好让他们有了多余的钱财之后,将钱财再次用在商业上来,不再去购买的产,这样一来,那些百姓也就有田产了。就不会再有前隋末年之事了。”

????“奉卿所言甚是,联就是这么考虑的。”卢照辞点了点头,道:“联准备降低商业税赋,凡是商人只要在所在地奂税,货物在其他的城池就不用交税,税率按照依照货物种类的不同分别征收赋税,珠宝等物为奢侈品,可以征收高的税收,其余的日常所用的税率可以低些。这样一来,就能鼓励那些商人们扩大自己的商业规模,他们就不会前去购买田地,与百姓争地了。”

????“陛下,这些商人有了钱财之后会干什么?他们就会要权,商人本就是贪得无厌的,他们有了钱,有了权之后,就会要的更多,就会与那些世家一样,甚至能左右朝政,左右王朝的更替,难道陛下还没有从前隋末年的战乱中接受教吗?”魏征站起身来大声喝道。口中的涂抹都差点喷到卢照辞的脸上了。

????“陛下,魏大人的话虽然有些过了。但是说的却是事实。”举文本也出言说道:“商人本就是逐利,他们在获取大量金钱的同时,就会想着做人上人,那些世家大族就是个例子,他们不甘心自己不能穿上绫罗绸缎,他们的子孙不能够参加科举等等权力,都是他们想要的。陛下的初衷是好的,但是却是不知道到底能不能取的好的效果,这才是最重要的。臣建议陛下妥善行事。”

????“辅机,你怎么看?”卢照辞皱了皱眉头,他并没有反驳水文本和魏征的观点。这两人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在历代先贤中。不乏有大智慧的人,自然能看的清楚这其中得利与弊来。

????但是仍然采取重农抑商的政拜

????“陛下,臣以为收以重税,固然迫使商路不通,商人大肆兼并土地。但是相比较来说,王朝的兴衰岂能让这些商人世家来决安。”长孙无忌想也不想的说道:“臣以为陛下可以降低赋税,但是也仅此而已。”

????“陛下,臣以为辅机说的极是。可以降低赋税,但是国策却是不能改变的。我华夏数千年来,都是事实重农轻商这个政策的,其中必然有其道理,岂能胡乱改之。”房玄龄拱手说道。

????“那土地兼并?”卢照辞想起后世来,那美国的国家政策不就是由那些大的财阀掌握的吗?至于总统什么的,都是每个财阀的代表,他们操纵着美国的对内、对外政策,总统的选取,也是被他们操纵。

????“陛下以前曾说过帝国的弓箭就是为了帝国的百姓提供耕种的土地吗?”本文本说道:“只要陛下开疆扩土,使的帝国有广袤的土地,一旦灾民出现,或者土地兼并严重,陛下就可以移民,让那些无土地的百姓重新凹曰混姗旬书晒齐伞

????“你们怎么看?”卢照辞吸了口气。举文本这种方法虽然不能解决根本,但是也不是不行。

????海逢大灾之年,陛下可在灾民中选取精壮之士,编入军中。”杜如晦拱手说道。“陛下,臣以为可以改变税赋制度。”长孙无忌说道:“我朝的税赋制度,乃是在高祖武皇帝时候制定的,乃是租庸调制,租指田税,规定每丁每年纳粟两石;调指绢税。规定每丁每年缴绢二丈,或布二丈五尺,另加绵或麻若干;庸指以织或布代替力役,规定每丁每年要服继役:十天,如不服役,每丁可缴纳绢三尺或布三尺七寸五分,代替摇役。

????而实行这些的基础就是均田制。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均田制一旦打破,土地兼并一旦严重,租庸调制就会失去作用。既然如此,陛下何不将这税收从人丁转移到土地上来,根据土地的多少来收税,这样一来,土地多的人就多收税,土地上的人可以少收。这样就能避免土地兼并的可能性,或者不能避免,也能延缓。”本文本等人闻言脸上也都露出思索之色来。

????“摊丁入亩?”卢照辞双眼一亮,猛的想到历史上清朝雍正皇帝实施的土地税收政策来。

????“陛下真是大才,摊丁入亩。确实是这种说法。”长孙无忌闻言双眼一亮,本文本等人也惊讶的望着卢照辞。

????“辅机,你知道何摊丁入亩配套的是什么吗?叫做官伸一体当差。”卢照辞淡淡的说道:“按照如今我大唐的政策,九品以上的官员都不用缴纳赋税的,更是不用服摇役的。你说这能行吗?若是不行,摊丁入亩制度一出,恐怕兼并的情况,更是严重了,那些为了躲避缘役的人,就会整家整户的加入那些世家大族之中,以来逃避继役。”众人闻言一愣,面面相觑,他们倒是没有想到这种情况。

????所谓刑不上大夫,这官仲一体当差。一体缴纳赋税继役自从有了官这个词语以来,就没有实现过了。这些人当官。不就是为了享受特权的吗?一体当差,一体缴纳赋税继役,那当官又有什么意思呢?所谓的为国为民,那也是有限度的。

????“看看,怎么样,连你们都反对。”卢照辞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到了这个位置的时候。他才能体会到历史上的雍正皇帝是如何的大气魄。敢与天下的官伸对着干。他敢于与历史挑战。改变官场上规矩 是个令人敬佩的家伙。

????“陛下这个。时候不打定主意,恐怕后世的帝王更是不敢如此了。”木文本叹息道:“结果就是如同陛下所描述的那样,富家更为富有。穷人没有立锥之地,朝廷的赋税越来越低。土地兼并更加严重,穷人也没有活命的机会,就会揭竿而起,天下就会大乱。”

????“陛下,这个时候不实施,恐怕待天下平定之后,全天下的世家勾连在一起,更是不好实施了,臣愿意接这个差事,行摊丁入亩、官仲一体当差,一体纳粮之事。”长孙无忌却站起身来,拱手道。肥胖的脸孔上却是露出一丝兴奋来。可以想象。更改千年来的赋税制度,这是一次改革。无论改革成功还是失败,都足够让长孙无忌名垂青史了,更何况,在长孙无忌的背后,还有一个卢照辞,这位雄才大略的皇帝是不会允许这次改革失败了,他必定会支持自己。既然如此,何不奋起一搏呢?

????“陛下,此事还是等待朝议的好。毕竟此事关系重大,不能轻举妄动啊!”崔仁师闻言,脸上现出紧张之色,赶紧站起身来说道。一旦摊丁入亩、官仲一体当差纳粮之事实施开来,第一个受损的就是那些世家大族的利益。长孙无忌这一招真是毒啊!他说的不错,这个时候。朝廷之中,也只有关中世家。至于关东世家,实力仍然弱若是反对的话,力量还不能与皇权相抗争,如此一来,只有拖,拖的天下一统,这样一来,天下世家就会为了此事联合在一起,抵制这个政策的实施。到时候,就算卢照辞本领再大。也不得不考虑天下世家的意见。

????“陛下,臣赞同长孙大人意见。此事宜早不宜迟。”木文本也出言说道:“同时,陛下耳以下旨,增加百官薪俸。以嘉奖百官。”

????一边的崔仁师闻言顿时倒吸了一口气,这厮更是毒了。一下子就将世家与百官集团割成了两份。看看,官仲一体当差,一体纳粮 这下好了,增加了薪俸,大不了,可以将这增加的薪俸去抵消当差和纳粮就是了。那么这次倒霉的就是世家和那些大户了。

????“好,那就增加百官薪俸,给他们再加一成。”卢照辞点了点、头。又对长孙无忌说道:“辅机,百官的差役可以用银钱抵消。”

????“臣遵旨。”长孙无忌是何许人也。自然能看清楚本文本关于加薪的意思,不由的感叹对方的奸猾。那崔仁师见大局已定,只得暗自叹了口气,但是望向长孙无忌的眼神中却是充满着阴狠之意。,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五十九回 摊丁入亩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