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笔趣阁 > 751

751

????现在的一切由不得刘健不相信了,原来自己重生到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无缘无故的,这一切都在别人的cāo控之下,或者说,这一切都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这样一来,以前所发生的种种奇怪之事,似乎全都迎刃而解了。

????刘健看着云雷,见他不像是撒谎的样子,不由陷入了沉思。如果这珍珠和磁片的原型珍珠是相同的模样,那么他可不可以大胆进行猜测,云雷的祖先是通过珍珠的样式来仿制出珍珠的?当这个念头从他的脑海里冒出之际,就连他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如果事实真的是如此,那么岂不是说这个从上边迁移来海边的云家也是蓬莱仙岛中人?而且不仅是这样,要能制作出与珍珠相同模样的珍珠,必须还得能看清楚珍珠模样,而如果是这样,那也就是说这云雷以前的祖宗们必须和蓬莱仙岛老祖有很亲密的关系,要不然一般人的话蓬莱仙岛老祖会将珍珠展现给他看吗?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当真正看清楚这珍珠上的条纹以及款式后,刘健可以肯定,这珍珠和磁片原本形态珍珠有着惊人的相似!虽然那珍珠外壳在他买来没多久就分裂了,但是在买的时候他还是仔细的看过一遍的,这珍珠无疑就是磁片的迷你缩小版本!也就是说,这珍珠和磁片,肯定有一定的联系,一定有!

????“你说什么?这不可能!开什么玩笑,我家祖传的宝贝珍珠。只有这一枚,你上哪去找同样的去?”云雷显然立刻否认了刘健的这个说法,他自然觉得祖传宝贝是天下只此一家的。说到这里,他思索了会后开口道。“我爷爷曾经和我提起过,我们家族以前在上边是个很风光的家族,不过由于某些原因才不得不逃离上边,来到海边定居,起到掩人耳目的作用,具体是怎么来的,我真不知道。”

????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的刘健抬起头,他此时不知道该怎么询问云雷。毕竟这些都只是他的猜测而已,万一这只是个巧合呢?或者蓬莱仙岛老祖以磁片为基础而制造出的珍珠款式只是随便借鉴当时年代中很普通的样式呢?但是无论如何,刘健都觉得这样的巧合实在不太可能,虽然他的猜测有些不切实际。但是这样的猜测很显然更具有说服力。

????“何老哥,你们家族姓何是?我想问的是,你爷爷或者你们家族的古籍中有没有记载一些姓唐的,或者和唐这个字有关的东西呢?”刘健说到这里,见云雷一脸茫然。不由急忙开口解释道,“喔,不是糖果的糖,而是唐朝的唐。”

????“什么唐还是糖的。你到底想说什么?”云雷依旧是一脸的奇怪,显然似乎依旧不理解刘健到底想说什么。

????“哦。没什么,呵呵。”刘健见云雷没有任何反应。便知道可能是自己真的多想了,不由有些无奈的将珍珠递还给了云雷苦笑道,“也许是我多想了,我们走,回去锄草去。何老哥你放心,你的事情我是不会和其他人说的,我对你的遭遇也感觉到万分的同情,敢爱敢恨,有仇必报这才是身为男人的职责,我支持你。”

????“谢谢你的支持小兄弟,我第一眼看见你就知道你是个不错的人。”云雷笑着点点头道,“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成相识?哈哈,你这个兄弟,我交了!虽然咱们都没有了多少时间,但是这辈子难聚首,下辈子照样是朋友。”

????“好!我也愿意交何老哥这个兄弟!”刘健爽朗的笑道,“我先说好,咱们两人如果谁能大难不死的话,以后可一定给对方找块风水好的墓地,并且做个好墓碑供奉起来,逢年过节的时候经常去看一看,这样就算在下面也不会觉得孤单,你说呢?”

????“好啊,这点我同意,有了墓地也就有了归宿,不会永远消失不见,咱们也算是不枉在人世间走一遭。哈哈,如果咱们两人有谁不死,那倒真是一种幸事。”云雷感叹的说到这里,突然一楞,扭头朝刘健道,“你一说灵位,我倒想起来了,在我们家族原本供奉的祖宗灵位里,有一个正中的灵位很奇怪,上面就光秃秃的刻着一个唐字,我小时候祭祖的时候就问过爷爷,为什么中间要放那么奇怪的灵位,爷爷说,那是咱们先祖曾经跟随的大人物,不过为了隐瞒家族的历史,这个大人物的名字没有刻上去,只刻了他的姓,唐……对,就是你说的那个唐朝的唐!”

????刘健瞪大双眼,被云雷突然说出的话语所立刻完全震惊!姓唐的古代大人物,李家曾经跟随的祖宗,从上边逃难到海边隐姓埋名,和磁片一模一样的珍珠,刘健似乎从这些蛛丝马迹中抓住了点什么,一时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对这些线索进行联系!但是他心里很清楚,李家和曾经的蓬莱仙岛,必然有很深的联系!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家族有和姓唐的人有关的?”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劲的云雷回过神来,一脸jǐng惕的望向刘健,皱眉道,“难道,你知道些我们家族的过去?”

????“如果是刚才,恐怕我可能真不敢肯定,但是现在,我应该可以有些数了。”刘健朝着云雷很认真的回答道,“我想,你们李家应该是古代蓬莱仙岛的分支之一。”

????“蓬莱仙岛?”云雷一楞,有些奇怪道,“那是什么东西?”

????刘健一楞,随即苦笑道,“不是什么东西,而是一个门派,一个武林门派。曾经在古代,蓬莱仙岛是武林霸主的代名词,是一个非常厉害的武术门派。后来由于内乱分裂瓦解,我想你的祖先就是分解出来后害怕被同门追杀,所以才不得已躲进海边的。”

????“你说的是真的?”云雷听的是一楞楞的。好半天才从刘健的话中反应过来,有些好笑道,“这么说,我的祖宗以前在古代。也是和那种电视里放的大侠一样的人物了?可是我就不明白了,像大侠一样的祖先,为什么会害怕被同门追杀呢?”

????“也许,你的祖先在保护什么秘密,又或者保护什么东西。”刘健朝着云雷道,“你们祖先除了传下来这珍珠外,还有传下来什么别的东西没有?”

????“别的东西?没有啊,我爷爷临死前给了我一个宝盒。里面除了这枚珍珠外就只有一幅古画和一块破牛皮,没有其他什么东西了。”云雷想都没想便哑然失笑道,“如果我的祖宗有留下什么比珍珠更牛的东西那就好了,我一定让姓金的父子好好享受享受。”

????面对云雷后一句无奈的妄想。刘健几乎根本无动于衷。他的所有注意力,都被前一句话给彻底的吸引了!

????“你,你刚才说什么?你爷爷曾经给你的传家宝里,有一块破牛皮?”刘健忍住浑身的激动和兴趣,他低沉的开口。故作随意的轻笑道,“怎么会放牛皮在那盒子里呢?”

????“我哪知道,那块牛皮好像被人切割过的,上面画的东西什么都看不懂。我一直就把这牛皮放在那宝盒里,压根就没拿出来过。”云雷笑着道。“我爷爷一定是病重后脑糊涂了,该不是随便剪了块牛皮当做传家宝想多塞点给我?”

????刘健没有对云雷的话做任何的回答。此时他的内心已经无疑开始翻江倒海的震惊万分。牛皮,一张被切割过的牛皮!也许这话从别人口中说出来没什么,但是从蓬莱仙岛传人的口中传出,就能让刘健顿时明白了许多许多事情!

????首先,这牛皮是蓬莱仙岛传承下来的,那就一定是和刘健从五龙族圣地里拿出的那块牛皮是一起的!也就是说,这个逃难到海边的李家,很可能是拥有第二块牛皮的家族!会用毒,有高超医术,还拥有珍珠这样的宝贝,更拥有半块牛皮!这一切线索让刘健做出了个大胆的猜测,这云雷所在的李家,很可能就是五毒教的另一分支,另一半的地毒门门众!只有这个猜想,才能解释眼前的所有事实,只有这个猜想,才能把云雷家族的一切神秘全部破除!是的,地毒门从蓬莱仙岛分裂,身怀牛皮地图这等宝物,自然会被门内门外的众多高手追杀,为了安全,把宝物牛皮地图一撕为二,将地毒门一分为二的分别向江南和向西南逃跑,那是很有可能的。所以地毒门的一半逃进了黔贵省的大山深处,创造了五毒教,并最终潜入了圣地,转化演变为五龙族。而另一半则逃进了江南,很可能遇上了什么危机不得不继续迁徙,并最终进入到海边境内,成为了李家为首的家族,并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断的被同化和遇上危机与天灾,使得家族人数在不断减少,并最终到了云雷这一代,全族灭亡,仅存云雷一人活着。

????越想这种大胆的猜测,刘健就越是觉得这猜测的可行xìng几乎为90%,就算他的猜测出了问题,那也是小问题,基本应该是**不离十了。原来从五龙族那里拿来的牛皮并不是没用,而是仅仅只拿到了半块,还有半块原来在云雷的手上!

????什么牛皮,那很有可能便是通往蓬莱仙岛老祖墓地的地图!刘健几乎是瞬间便做出决定,一定要把这云雷手里的牛皮给拿到手!但是为了不引起云雷的怀疑,他自然不会笨到现在就装做很在乎的样子,他只是随意道,“那块牛皮可能没什么用,但那宝盒会不会也是传家宝呢?你现在身在地方,那宝盒你该不会是扔了?”

????“怎么会,我一直保存在老家一个别人永远都找不到的地方,原本自己被控制起来的时候,我还在想着等以后把这些宝贝传给后代的。可是谁知道……哎,罢了罢了,用李家这么多条人命换一个地方最高老人和他儿子的xìng命,绝对值了!”云雷苦笑了笑后,扭头朝刘健道,“范兄弟,我对生死已经看的很淡了,但是却一直觉得对不起爷爷。总觉得李家的香火是我断了,就算下了地狱也没脸见列祖列宗们。哎,可是事已至此,又有什么办法呢?如果你大难不死的话。麻烦你件事,你去我的村子里,把我埋在那里的那玉盒和里面的牛皮给取了,算是老哥我给你留下的最后遗物,你不是说若有人活下去就要给兄弟建墓地造墓碑的吗?我那棺材里要没东西放就把那玉盒放进去。”

????“啊?”刘健刚还在大脑快速的思考着该怎么样才能让自己从云雷手上得到那块牛皮,可结果这云雷竟然主动就这样要把牛皮送给了自己,如此轻松的便能拿到牛皮这份宝贝,简直实在是充满了惊喜!

????“怎么?不愿意?”云雷面露无奈之sè道。“不愿意就算了,这些虚的东西不要也罢。”

????“不不不,我怎么会不答应呢,放心何老哥。我说到做到,一定会给你送终的!”刘健突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邪恶了,这算是大发死人财吗?眼看着人家要去送死,可自己却还在算计着他手里的宝贝,实在是有些太……

????可是。那半块牛皮却是刘健不得不取得的物品,他只能在心里默默的发誓,若是云雷真的死了,他一定会好好的替他买个风水很好的墓地用来供奉。

????两人聊了这么半天。实际上才过了十几分钟而已。当他们走回到锄草的囚犯队伍中时,旁边的实习生只是颇为不耐烦的咒骂了几句。并没有引起过多的怀疑和惩罚。

????刘健重新拿起到种植园才发配的锄头,心却早已经不在这地方之中。云雷身上的秘密一解开。他的思绪已经开始很快向前开始不停的思索起来。云雷是个不错的人,至少刘健很欣赏他敢作敢为有仇必报的xìng格。如果可能的话,他也真的不想让这位蓬莱仙岛后裔就这样白白死了。可是没有办法,珍珠的全部威力瞬间爆发,百米之内寸草不生,他是发动珍珠的使用者,自然是处在这百米之内的正zhōngyāng,根本不可能有任何生还的希望。云雷在来的路上告诉了他他老家的地名,以及玉盒被他所埋藏的地点,让他如果能从鱼塘村地方里真的平安出去,就自己去找出来。

????除了刘健之外,没有人知道云雷的这个惊天秘密计划。对付一国之老人,这么胆大包天的事如果被其他人知道了,恐怕他会先死的连渣都不剩的。

????既然云雷的死无可避免,刘健本能的让他觉得是不是该为这个贫穷落后的地方做些什么。这是唐晨一直以来的心愿,恐怕也是云雷的心愿。如果不是这个地方太穷苦,他也不会为了让父母过上更好的生活而离开家乡,前往城市当军医,更不会为了一个首都户口而将自己的毒术展现在众人面前,得到老人的青睐。如果没有这一切的发生,他的家族也不会被灭亡,他更不会走到今天不死不休的局面。

????也许,他能帮云雷的,就是让这个地方进行一些改变,不说国富民强,至少不要再让百姓忍饥挨饿。

????锄草的工作终于结束,天sè也已经渐晚,整个囚犯的队伍在重新交上锄草工具后,排着整齐的队伍从种植园出发,准备回到并不远的鱼塘村地方。一路上,都有荷枪实弹的队友们护送,没有任何的情面,只要有人想此时逃脱,他们枪口中的东西便会毫不留情的将人打成筛子,夺取xìng命。

????回到鱼塘村地方之中,在实习生的安排下,队伍开始分散,各自回到地方房间中休息。一天的工作结束,他们这些犯人倒没觉得什么,刘健沿途看见其他干重活的犯人们一个个躺在房间里已经像死猪一样爬不起来,更有些浑身都是伤痕累累,看上去颇有些惨不忍睹。

????“实习生!我们这里有人上吊自杀了!!”就在刘健扭头沿着这过道旁一间间囚犯的房间而过之时,突然有犯人从房间中冲出,惊恐的大叫出声。他透过铁栏杆看的很清楚,在这房间里,有位犯人用不知道从哪搞来的一条绷带就这样上吊勒死了自己……

????这就是真实的鱼塘村地方生活,在这里,你不知道什么时候背后会被人给捅上一刀,也不会知道什么时候会干活时发生意外。更不会知道这样的rì子什么时候是个头。没有未来的生活,也让这里的自杀率居高不下。死亡地方,这样的称呼的确名副其实。“朴一星,这是我留着的两根香烟。给你,省着点抽,以后可就没了。”云雷从床铺下的边缝里抠出两根劣质香烟,递到了一旁朴一星的手上,朝他笑了笑道,“我这张床以后就给你睡了,比你那边要暖和一些,以后你们都要听范兄弟的话。知道吗?我不在了,祝你们活的潇洒,等哪天咱们都入土了之后,一起下地狱还做兄弟。”

????“老大……”朴一星一楞。呆呆的拿着香烟明显没有反应过来。旁边的其他犯人急忙抢先问道,“老大?你,你要离开我们?你,你要走?”

????云雷朝旁边的刘健看了眼后才扭头朝他点头道,“是啊。我想明白了,有时候人活着,还是想开些好,我打算离开这里。很快我恐怕就会和你们分开。被关到dúlì的房间中,最快也许明天。就会有人来接我去首都了。”

????听见云雷确定的话语,这房间里除了刘健他们外的四名犯人眼神中都流露出了惊喜而又有些不舍的目光。朴一星激动道,“老大,我跟着你的第一天起就知道你肯定不是什么凡夫俗子,你懂医术,还会用毒,多厉害的人啊怎么可能会在鱼塘村地方里过一生呢是?你要走,我们大家伙虽然舍不得,但是我们支持你!以后,可要常来地方看看我们啊?”

????听见朴一星的话,云雷笑了笑,没有回答。只有刘健知道,他一出去,恐怕就再也没机会回来看什么人了。

????与朴一星他们交代了几句话后,云雷走到刘健身边,轻拍了拍他的肩膀,轻笑道,“兄弟,我走了之后,这房间里的弟兄们可就靠你了,老哥我在另一个世界等着你。”

????“放心何老哥,我一定不会忘记我们之间的誓言。”刘健用力的捏了捏他的手掌,郑重的承诺道,“你还有没有什么未了的心愿,我如果有能力的话就一定帮你完成。”

????“没有了,何某了无牵挂一身轻的走,孤独的人就应该有孤独的结局。”云雷轻笑道,“家都没了,还有什么心愿?没了,没了……如果说有,那也是你所改变不了的。”

????“说来听听,只要我有那个能力,就一定会完成你的心愿。”刘健很认真的询问出声。

????云雷看了刘健一眼,轻摇了摇头道,“我没有什么别的心愿,只是想以后的海边可别像现在这么贫穷落后,如果不是看着父母生活如此困苦,我想我和我的家族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所以我希望,这个贫穷落后的地方以后如此能发达而富强,人人有饭吃,人人有衣穿,那才是真的好。”

????也不见等刘健继续开口,没有了家族而身感孤独的云雷扭头便将手重重的敲打在铁栏杆上,忽然用海边语唱起了一种海边的民谣,悲伤而感人,充满着沧桑,充满了落寞……旁边的朴一星他们,忍不住跟着也唱了起来,这歌声很快传出了房间,飘向了远方。

????“吵什么吵!谁准许你们唱歌的?”没有多久,实习生便循着歌声大步的朝房间这边走了过来,将手中的球棒朝着铁栏杆便猛敲了一阵皱眉道,“扰乱地方环境,小心我让你们今晚全饿肚子到天亮!”

????云雷隔着铁栏杆面对着那气势汹汹的实习生,突然咧嘴轻笑道,“实习生,过来,我有话对你说。”

????那实习生看了云雷一眼,凑过去道,“什么事?”

????“请你告诉地方长,就说罪犯云雷幡然醒悟,不愿意在这鬼地方继续呆下去了。他愿意改过自新,重新做人,一切听从地方安排,为祖国和人民的伟大事业而做出自己的贡献和力量。”云雷笑着流利的说到这里,开口又道,“你把我这话原原本本的告诉他,我想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那实习生一楞,不过很快似乎明白了什么,沉声道,“你等等,我现在就去汇报。”他说完,扭头便走,看上去显然走的很急迫,很可能是有人交代过什么,没想到云雷早就是这地方里所有值勤人员重点照顾的对象了,只不过是在暗地里……

????几分钟后。那名实习生便走了回来,连同他一起来的,还有另外两名实习生,他们三人打开了房间的铁门。带着云雷便离开了这房间。云雷在最后离开之际,朝刘健眨了眨眼睛,笑着坦然离去,就好像要上刑场慷慨赴死的义士,没有害怕,没有恐惧,有的只是潇洒和豪爽。

????“天地悠悠过客匆匆cháo起又cháo落,恩恩怨怨生死白头几人能看透。”望着云雷离开地方的那背影。刘健忍不住发出感慨道,“岁月不知人间多少的忧伤,何不潇洒走一回!”

????云雷潇洒的走了,不带走任何的杂念。没有任何的牵挂。刘健知道,他这人生的最后一搏,肯定会成功。因为他是怀着必死的信念,又有珍珠这样的大毒器,不成功那是根本不可能的。如果没有珍珠。也许云雷的复仇计划可以说早就扼杀在摇篮之中,以他一个普通的平民百姓,可能斗的过高高在上在海边吹捧的和神一样的人物吗?只有珍珠,才给了他这个机会。这个报仇雪恨,了结恩怨的机会!

????“老大。我怎么感觉这个云雷好像有种上刑场的感觉,让人总觉得气氛有些悲哀。”刀疤忍不住朝刘健小声道。“他该不会是……”

????“呵呵,不该说的我们也没有资格去说,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刘健不想过多的评论云雷这样的人物,他和李家最终没能逃脱灭亡的命运,用兔死狐悲这种词来形容此时的心情再适合不过。同为蓬莱仙岛中人,看见同伴这样的下场,心情能能好起来才怪。

????云雷离开了,但是生活依然还是要继续的。到了吃晚饭的时间点,刘健带着囚室里的众犯人在实习生的带领下走进了食堂,排队准备等待开饭。

????一阵穿着皮靴整齐有序的踩在地面上的急促脚步声突然在食堂门外响起,让原本就异常安静的食堂内犯人们立刻纷纷扭头朝着门口望去,显然他们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人前来,发出如此大的动静。

????刘健也跟随大流扭头朝门口望去,只见从食堂大门处很快便涌进来一批荷枪实弹,神sè严肃素质良好的队友,他们进入食堂后,迅速的分成两队,占据了通道两侧,笔直的挺立着胸膛,将手中的m25紧贴在胸前,充满着威严与震慑力。

????食堂里顿时哗的一声炸开了锅,显然这些犯人们还从没见过有这么多队友进食堂的壮观场面,纷纷都开始猜测起来,到底是要来什么样的大人物,才会有这么大的排场和动静。

????然而没过多久,他们所猜测的答案便已经揭晓。从两排队友的队列站好没多久,从食堂门外便走进来了一位身穿军装的中年男子,他那军官装金sè闪耀,一看就是级别很高的那种。刘健朝他的肩膀眯了一眼,顿时瞳孔一缩,露出惊讶之sè。因为他透过肩章才发现,这位中年军官,竟然是位海边特有军衔体制中仅次与最高老人大先生军衔的先生!

????一个先生将军出现在地方的食堂里,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这不可思议的事情,就这样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你们这里,谁叫刘健?”先生的第一句话,就让所有犯人们目瞪口呆,他们也许都在想,能惊动先生进来找的犯人,恐怕十有**是凶多吉少了……当刘健听见自己的名字从那名先生的口中喊出之时,第一反应就是内心按捺不住的欣喜。因为他知道,这个先生肯定不是来找自己麻烦的,而是来救自己的!他可不是海边人,在这里人生地不熟,更不要说得罪什么先生这样强悍的大人物了,所以先生出面来找自己那只有一种解释,他肯定是对方出面来救自己的人!

????“我就是刘健。”没等那位先生继续开口,刘健便从人群中走出,朝着先生伸手喊出声。这时候刀疤他们也跟了上来,他们小心jǐng惕的望着这些荷枪实弹的队友和那位先生,生怕他们会对刘健不利。

????那名先生看见刘健后明显流露出一丝惊讶之sè,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后点点头道,“好,你跟我来,我有事情要问你。”

????刘健点点头。他当然知道先生是不想让其他犯人听见两人交谈的内容,不由扭头朝刀疤道,“刀疤,你们吃完饭就在房间里等我。我们可能要出去了。”

????听见刘健这样一说,刀疤他们顿时这才反应过来,同时面露喜sè的点了点头。在安排好他们之后,刘健头也不回的便和先生一起离开了食堂。

????在先生的安排下,刘健进了一间隔音很好类似与审问室的小房间里。那名先生让手下在门外jǐng戒之后,便也走进了这房间,并将大门关紧之后才露出丝笑容道,“你好啊刘先生。我叫马玉莲,这几天吃了不少苦?”

????“呵呵,吃苦也没办法,谁让自己要误打误撞的闯进海边来呢?”刘健笑着望向这位先生马玉莲。随意的说道,“先生阁下,倒真的要感谢你,千里迢迢的跑到这种地方来找我。”

????“哎,说什么话。举手之劳而已。刘先生在天南镇被抓,送进这鱼塘村地方,一开始我只以为是不遵守规矩入境者,虽然高层有点重视。但却只是想着审问一遍后就按法律进行处置。可谁想到,刘先生您竟然……竟然是来头如此之大的人物。最高老人下令,我这个当姐夫的人自然只能硬着头皮来给你赔罪来了。”先生马玉莲皮笑肉不笑的抽出根烟点起来深吸了口后抬头朝刘健打量了几眼后才道。“刘先生以后要真有闲情雅致的话,入境前就通知我一声,我保证让我的卫兵带着你满海边的转,可别像现在这样不声不响的乱入境,万一搞不好要是真的发生些意外,造成两国间友谊的损失,那可不划算。”

????“是的先生阁下,我想我已经通过这次不遵守规矩入境而深有体会了,以后可不想再尝试一遍。”刘健点点头,看来的确是对方通过关系来找他来了。他淡淡的随口问道,“先生是最高老人的姐夫吗?呵呵,不知道这次救我的是上边什么大人物出的面?”

????“难道你不知道吗?”先生马玉莲朝着刘健有些不解道,“东方家族这次主动打电话给的最高老人,卖了很大一个人情给老人后,他才答应把你安全护送回国的。”

????“你说什么?”刘健一楞,面带惊讶之sè道,“你是说,上边的东方家族?”

????“怎么?刘先生不清楚吗?那你又是怎么打电话通知东方家族自己在海边天南镇的?”先生马玉莲朝着他笑道,“总不要告诉我,你和东方家族不熟悉?”

????刘健的大脑在高速的运转着,他没有料到最后出面的竟然是东方家族!这时候,不由下意识的奇怪道,“怎么不是上边的对方势力向你们要人而是东方家族吗?”

????“对方?哦,你说新进崛起的那个上边激进派啊?我也有所耳闻,也和这些人接触过,不过在海边所有老家伙都和我一样,和对方并没有什么深交,他们如果要救走你,恐怕最高老人非得狠狠宰一刀不可。刘先生,你的价值最高老人可是很清楚的,他很jīng明,所以没有利益的事情是不会干的,要不是东方家族出面,与他有很深厚的友谊存在,他不可能会如此豪爽的放过你。”马玉莲看见刘健满脸的惊讶和意外,不由似乎试探xìng的询问道,“我记得,对方似乎和东方家族关系不好?你居然能左右逢源,真是了不起的人物啊。”

????刘健脸上没说什么,但是心里却已经产生了一丝jǐng惕。这个马玉莲,不简单啊!如果你以为他是一介武夫,那就大错特错了!这家伙的心思,显然不像他的外表看起来那样的简单。首先,他有意无意的透露自己是海边最高老人的姐夫,就是想向刘健表明他的身份有多尊贵,可他这样一个尊贵之人还要亲自跑来救你刘健,这份情怎么说都逃不掉了。他这很明显,是想拉拢自己。其次,他说以后刘健再来海边,由他来亲自接待,这更是将示好的意思表露无疑。而这一切恐怕都出于他对刘健的误解,这份误解,就是来源与东方家族。

????很显然,这位高高再上的先生同志把自己误认为是与东方家族关系很好,拥有左右东方家族意志这种权力的大人物了,马玉莲之所以想拉拢自己,恐怕还是因为看见了东方家族主动出面来救他,误以为自己对东方家族有多么的重要。

????最后,这位先生马玉莲所说的所有话里,似乎有隐隐透露着对最高老人的不满和不尊重。一个先生,对地方的最高老人不尊重,有不满之意,这代表着什么?刘健几乎不用想下去,都已经知道,这位最高老人的姐夫,有窃国的心思!他这是在拉拢自己,拉拢东方家族,想试图通过这种方式得到上边对他的支持!这家伙,算盘算的可是太jīng明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是东方家族来出面救的自己,但是无意中发现了先生马玉莲的反骨,这显然给了刘健一丝心思活络的条件。

????云雷是自己的兄弟吗?唐晨是自己心爱的女人吗?答案毋庸置疑。而他们共同的心愿是什么?是希望海边摆脱贫困,让海边百姓过上幸福生活的好rì子。而海边强大的最大绊脚石是什么?是封闭,是错误的决策。而这种地方的最高决策都是由谁一手遮天的决定?是海边的最高老人。那么要想改变海边贫穷落后的面貌,无疑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最高老人下台换人!也许这件事做起来难度原本很大,但是现在刘健却怎么觉得似乎突然间变的无比简单了?

????首先,云雷将会用那绝对万无一失的珍珠在会见最高老人之时让这家伙直接去见马克思,瞬间便消除了最大的障碍。其次,这马玉莲蠢蠢yù动,看样子也已经谋划了许久想坐上最高老人的宝座,他是先生,仅仅比最高老人的大先生职务低了一级,在这个以队伍为主的地方,军权就是权力的最高标志,大先生挂了,那自然是由先生接替管理地方,所以由马玉莲来顶替,简直是名正言顺,不会有任何人进行反对。

????越想越觉得这惊天改朝换代的大计划可行的刘健不由后背都有些湿润起来,他此时颇有些兴奋,还有什么比窃国还要来的刺激吗?虽然要改变的只是一个地方的命运,但这也足以让刘健感到自豪。更何况,马玉莲如果被自己给拉上台,那么和自己这边必然会结成同盟,对方势力会直接甩开东方家族和鸽派而抢占与海边的对话与沟通,东方家族又会损失一个盟友,这可是一本万利的大好事啊!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眼前这位马玉莲只要利用的好,海边从此就很有可能变成刘健的后花园!这其实对他自己又何尝不利呢?有一个地方做为自己强大的后盾,刘健这底气可就不是一般的足了!^-^138看书网(www.13800100.com)无弹窗阅读^-^

看网友对 751的精彩评论

新书推荐: